含着奶头耸动*贵妇紧窄菊蕾

“……挺严重的。”林欣欣压低声音跟清纯美女讲了一下,只见清纯美女也是黛眉微蹙,说:“我喊我妈妈出来,你稍等下。”

“恩。”林欣欣点头道。

清纯美女一离开,我就好奇道:“不会很严重吧,还要去叫她妈妈?”

不过说完之后我就后悔了,林欣欣本来就害怕自己会出现问题,此刻我在这么一说,无异于是在她的心里添堵。

 文学


好在林欣欣也没有介意,而是答道:“我闺蜜虽然是学医的,但还没有毕业……现在只是在这儿帮她妈妈打下手罢了。”

“哦,这个样子啊。”我心里也是一阵轻松。

不管怎么样,我也不希望林欣欣出什么问题,毕竟她是第一个跟自己发生关系的女人,长得也漂亮,即使没有钱的原因,我也希望她一直好好的。

林欣欣看见我明显松了一口气,眼里露出预言又止的神色,但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几秒后,清纯美女就拉着她妈妈下来了。

清纯美女的妈妈明显是认识林欣欣的,她一下来就和蔼可亲道;“欣欣来了。”

“阿姨好。”林欣欣甜甜的说道。

这是我头次见林欣欣用如此好的态度跟人问好,平时在家里的时候,她都是很傲娇的,哪怕面对王海时说话的语气也不怎么好!

毕竟嘛,林欣欣看着像是一个需求很大的女人,王海却不中用,还要别的男人来让林欣欣怀疑,所以即使他再有钱,我觉得林欣欣打心眼里也是有些瞧不起他的!

因为我在网上见过这么一句话,要想征服一个女人,必须先在床上征服她,不然哪怕你的条件再好,家庭关系也会是不和谐的。

想来清纯美女已经跟她妈妈说好是什么样的一个情况了,所以寒暄几句之后,林欣欣就跟着清纯美女的妈妈一起去了B超室!

她俩离开之后,就剩下我和清纯美女了。

我也不知道该不该开口跟她聊聊天什么的,毕竟我也不知道怎么介绍字节啊。

正想着呢,清纯美女就主动伸过来了滑嫩嫩的小手,问;“我叫公孙兰,你好!”

公孙兰?复姓啊!名字可真好听,我心里想着,也就伸出了手跟公孙兰的小手盈盈一握,说:“我叫张文,认识你很高兴!”

说完,我就觉得这句话挺老套的,但自己本就不善交际,所以说完后就嘿嘿的傻笑了两声。

公孙兰也跟着浅浅一笑,然后往回缩了缩小手。

我这才反映过来自己还抓着公孙兰的小手呢,于是将松开,说:“不好意思啊……”

“没事。”公孙兰的俏脸轻轻红了一下,说。

接下来气氛就有点儿沉默了,我也不知道该跟公孙兰聊点儿啥,而她跟我倒了一杯水之后,也就开始在忙碌自己的事情了。

大约十分钟左右吧,林欣欣就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此刻的林欣欣脸色有些难看,但也没有在这里发脾气,而是笑着跟公孙兰以及她妈妈道别之后,就拉着我出去了。

一上车,公孙兰就冷冷的盯着我,说:“张文,是你自己交代,还是我说?”

“什么意思啊?”我一脸懵逼,根本不知道林欣欣在说啥。

“什么意思?张文,我本来以为你还算是个男人,结果却敢做不敢认!”林欣欣很是鄙夷的朝我看了一眼,道:“等我回去之后就告诉王海,一定将你赶出去。”

“什么啊?”我更懵逼了。

“你为了让我怀孕,居然给我下药!”林欣欣怒道。

我一愣,说:“下药?”

“对!”林欣欣咬牙切齿的看着我,说:“本来我的经期一直都很规律,这次检查完后,兰兰的妈妈就说我可能是吃了性药之类的东西!张文,我本来就答应跟你啪啪啪了,为什么你还要下那种肮脏的东西暗算我?”

我:“……”

听林欣欣这一说,我算是知道怎么回事了。吗的上次是王海给你下的药好不?

“我甚至还可以报警,告你强坚!”林欣欣继续说。

我特么!听林欣欣这么说,我顿时就有些不淡地了,道:“喂,给你下药的是你老公好吗?我来的第一天,你说不想跟我做,所以你老公就给你下药了,然后让我上楼给你发生关系……就是你自己看着小电影,趴在桌子上那一次,想起来没?”

闻言,林欣欣顿时色变。

我继续说:“而我跟你发生关系的时候,都是在你的同意下的,你我也是自然反应,跟药物没关系,好吧?”

说着,林欣欣就俏脸就更红了。

因为那几次做的时候,林欣欣都特别的火热,几乎每次都是不让我亲,不让我怎么的,可最后都会像八爪鱼一样的抱着我……

此时听我这么说,林欣欣气的直接就反手扇了我一巴掌,喊道:“不许说。”

“擦!”我脸上一阵火辣辣的疼,忍不住使劲骂了一声。

“你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和王海一路货色,滚下去!”林欣欣说。

现在已然是闹翻了,我直接推开门下车了,离开前还愤愤的大声骂道:“对,我跟王海是一路货色,但你呢?一个绿茶婊罢了,哪怕王海真的找人上你,你也不敢离开王海,因为你喜欢的是他的钱,至于谁上你,你都觉得无所谓!”

“滚!”林欣欣揭底斯里的怒吼道。

这一声吼的特大声,林欣欣的声线都颤抖了,还带着哭腔,似乎极力在压制着自己的不甘。

而就在这一瞬间,我却忽然心疼了,眼睁睁的看着林欣欣流下两行清泪,也不知道怎么去劝她,犹豫了好久,结果嘴巴一张,林欣欣已经踩着油门绝尘而去了!

我默叹一口气,然后拨通了堂哥的电话,说:“哥,失败了。”

“啥意思?”堂哥问。

我说:“女主人不跟我弄……算了,不留在这里讨人嫌了。”

“女主人?”堂哥一听,顿时就怒了,骂道:“你管她干啥啊?女主人不跟你弄,你就让王总去沟通,要知道我们合同是跟王总签约,你这样单方面毁约,我们也是要赔偿对方八十万的啊!”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配资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!!投资者的任何投资行为本站概不负责,风险由投资者自行负责,本站广告位信息请投资者在了解后谨慎选择!!!

相关推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