用力挺进她的花苞_饱满的囊袋拍打着臀肉

我支吾着说不出话来,羞得无地自容,能清楚感觉到自己的脸有多烫。

堂嫂又有点不太自然的说:“我上次不是叮嘱过了吗,让你注意身体,结果你还是不听话。”

 文学


“我……我听堂嫂的,已经憋了很久了,要是再憋下去,我感觉身体才要出问题。”

“你……那你记得注意卫生,不要再像这样弄在裤裤里。”

我明知故问:“那我应该怎么做啊?”

堂嫂微微一愣,显然被我给问住了。

她想了想这才说:“我又不是男人,哪里知道该怎么样哦,不过洗澡的时候应该是最合适的。”

见堂嫂愿意和我在这个话题聊下去,我胆子不禁大了起来,试探性的说:“哦,我学到了,那个……堂嫂,我可以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吗,总感觉很不好意思。”

“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?你直接问堂嫂吧,只要知道肯定会告诉你。”

“我……我想问的是,你像我这个年纪的时候,有没有做过类似的事情,就是自己安抚自己,我每次过后都有一种很强烈的罪恶感。”

我这一句话,把堂嫂问的羞得不得了,她又羞又气的对我说:“跃跃,你越来越过分了啊!”

“对不起,堂嫂,我就是因为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,所以才忍不住问你的。”

堂嫂叹了口气,然后很不好意思地轻声说:“也有过的,这个其实在你这个年纪,属于很正常的……”

“啊?真的吗?”

堂嫂点了点头,打说:“是的。好了不聊了,堂嫂太困了,就先睡了,你也早点睡。”

“嗯。”

堂嫂说完,闭上了眼睛。

我明白她不是因为困,而是因为尴尬,不想和我继续在这个话题上扯下去,所以才故意找借口装睡。

我并没有拆穿她,因为刚才的聊天,对于我来说,又是一个巨大的突破。

不知时间朝前推移了多久,我终于听到旁边传来了均匀的呼吸声。

我扭头一看,堂嫂真睡过去了,睡颜还是一如既往的好看。

我平复下来的心,一时间又躁动了起来,想着堂嫂那里什么都没有穿,我鼓舞自己壮起胆,一双手沿着她的裙摆慢慢朝里伸去……

手刚碰到堂嫂,我感觉她就动了一下身子,眉头也轻轻地蹙了一下。

我尤为的紧张,紧张之中又夹杂着刺激和期待,仿佛回到了第一次进她卧室的时候。

见堂嫂过一会儿没有动作,我这才继续迈进,可是来到圣地过后,我并没有如愿触碰到熟悉的触感,反而有一种东西阻挡了我。

我很快反应过来,是泳衣的布料,没想到堂嫂穿着泳裤。

不知道该怎么说,激动的心情一下子消减了许多,而且手刚碰上去,堂嫂就扭动着身子,试图脱离这种异样感。

看起来,这里不比在家,毕竟没有什么安全感,堂嫂在睡梦中也是保持着防备的。

念及此,我只好放弃了,然后偷偷亲了堂嫂一下,在心里默念了一句喜欢你,便也闭上眼睛沉沉睡去了。

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堂嫂睡在旁边比较安心,还是一天释放了两次牛奶,这晚我睡的特别香,只是感觉呼吸有点困难,并且一种说不上来的味道令我尤为痴迷。

我缓缓睁开眼睛,映入眼帘,是白花花的肌肤。

我懵了一下,整理思绪,很快反应过来自己躺在堂嫂胸口,并且一只手还抓着她的饱满,像是在此之前有过什么不老实的行为,她的文胸都被我给弄偏了,两团浑圆像是剥了一半壳的鸡蛋。

诱人的雪白近在咫尺,我的鼻息都撒在上面,感觉只要再朝前一厘米不到,我就可以品尝到是什么味道了。

“这个小混蛋,我就不该和他一起睡。”

就在我内心做抉择的时候,头顶上方传来堂嫂无奈的声音。

我感到十分诧异,堂嫂居然已经醒了,那么看见我这样对她,她为什么不选择直接把我叫醒呢?

难道说,堂嫂她本身也很享受我这样对她?

思考过后,我决定测试她,于是我故意捏了捏掌心的浑圆。

“呀!”

只见堂嫂像是受惊的兔子,突然一下叫出了声,身体紧跟着也剧烈颤抖了一下,嘴里却是刻意压低声音的说:“臭跃跃,该不会是把我当成做春梦的对象了吧!”

堂嫂的反应,壮大了我的胆子,我不仅是捏了,而是慢慢柔玩了起来。

堂嫂没有再叫出声,不过这个行为,她像是已经不能接受了,开始用手推搡起我来,但是力气并没有那么重,所以很轻易被我给化解了。

感受到因为柔弄而产生变化的红豆豆,我变得越发兴奋,但是我不敢用嘴,这样很容易暴露自己醒了,只好动用另一只手,顺着光滑的睡裙朝下驶去,最终没入了裙摆中。

堂嫂一下子并住双腿,紧紧夹住了我的手,呼吸声变得有点粗重,嘀咕说:“这孩子想要干什么……”

几乎就在堂嫂话落的一瞬间,我手已经触碰到圣地,透过裤裤的边缘,两根手指直接硬闯了进去。

“嗯……不可以……跃跃……”

我已经感觉到那里有点湿了,但是没想到堂嫂猛然发力,一把将我给推开了。

透过微眯的眼睛,我看到堂嫂面色通红,捂着胸口冲进了卫生间。


版权声明

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,不代表本站立场。
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,未经许可,不得转载。

配资有风险,投资需谨慎!!!投资者的任何投资行为本站概不负责,风险由投资者自行负责,本站广告位信息请投资者在了解后谨慎选择!!!

相关推荐